笔趣库 > 张若尘池瑶 > 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异佛

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异佛


  一艘百丈长的神舰,在星空下急速飞行,四周空寂无边,冰冷而漆黑,只有远处若隐若现的一片暗紫色星云,才显得这个世界没那么单调无聊。张若尘坐在神舰内,用地鼎将凤天给他的那些古之强者神魂全部炼成了魂丹,当然也包括之前镇压了的雷族神王,亦被炼杀,从本源微粒凝结成丹丸形态,
  
  生机绝灭。他这一刻的心态,是如此奇妙,曾经高不可攀的神王神尊在他手中灰飞烟灭,心中敬仰的古之强者,从传说进入现实,又烟消云散,世间再也没有他们的痕
  
  迹。他张若尘如今是真的已经坐望星空,所行之事,皆在影响宇宙大局。但,却没有半分骄傲自满,反而深刻的认识到天地浩大,自己与真正的顶尖强者还差距
  
  很大。
  
  而他当初在圣境时,绝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在那时,寻常神王神尊和诸天,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世间的最强者,都是自己努力在追求的可望却不可及的目标。
  
  张若尘并没有要将这些魂丹留下来交给凤天的意思,直接如同吃糖豆一般,全部下肚。
  
  下一次见凤天不知得多久之后了,总不可能将魂丹一直留着,那是暴殄天物。
  
  无定神海一战,硬扛雷罚天尊的主宰之力,又接连力战妧尊者、雷祖、绯玛王、四阳天君,张若尘无论是肉身,还是神魂,皆受了不轻的伤势。张若尘吸收六祖的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舍利子,吞服凶骇神尊炼制在洪鼎中的寄希望破不灭境的丹药,还汇聚大量疑似冥祖的血液于一身,肉身无时无刻不
  
  在增长。更重要的是,其中大半的能量都还隐藏在体内,没有吸收。
  
  正是如此,他的肉身伤势,已在极短的时间内痊愈。
  
  反而肉身力量,又有增强的迹象。吞服下魂丹后,体内神气自行运转,体内如同有成千上万道太极四象图印在旋转,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将丹气吸收,不仅疗愈了神魂的伤势,还让神魂强度急
  
  速提升。
  
  张若尘掌心托着玄武真祖的半祖神源,一缕缕冰寒的水气,围绕手臂流动。按捺住迫切想要修炼五行水之道的想法,暗暗告诫自己,欲速则不达,体内各种能量、丹气蓬勃沸腾,还需要很长时间去消化,与参悟更高层次境界对现今
  
  力量的运用。
  
  张若尘将半祖神源收起。
  
  想要迅速将不灭法体修炼成功,将五行修炼圆满,还是得借助日晷才行。
  
  随着雷族覆灭,宇宙局势只会变得更加复杂。不过,若是雷罚天尊未死,从昊天和怒天神尊他们手中逃走,无定神海一战等若是功亏一篑,雷族必会卷土重来。而且,凡是参与了无定神海一战的修士,
  
  必将遭受最凶猛残酷的报复。
  
  被青鹿神王带走的雷祖,亦是一个重大变数。“算了,这些事,自有昊天、怒天神尊、虚天他们去担心。青鹿神王既然出手了,想来命运神殿三巨头,肯定会去拜访他。当下,找到修辰和日晷才是第一重
  
  要的事。”
  
  张若尘已变化了形貌,身穿青色佛衣,五十来岁的模样,眼角带有几道皱纹,身上气质淡然,但,眼中却暗藏锋芒。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昊天现今不在真实世界,天庭宇宙未必安全。
  
  他身携四鼎为首的众多宝物,慕容不惑、重明老祖、轩辕太真等人完全有可能对他出手。
  
  且,七十二品莲一直没有现身呢,她已数次对张若尘下死手,张若尘怎敢大摇大摆的到处晃荡?
  
  对修辰和日晷出手的神秘修士,如今尚不知其身份,对方未必不是以此为手段,引张若尘上钩。
  
  若是如此,张若尘更需要万分慎重。
  
  以张若尘无极神道的玄妙,加上真理之道和本源之道的掩盖,他有十足的把握,只要不是出现到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绝对可以瞒天过海。
  
  之所以化身为佛者,则是因为,张若尘暂时还无法完美隐藏体内六祖舍利子的佛蕴。
  
  张若尘将圭尺炼化。
  
  尺中器灵尚弱小,未达神境,驯服起来并不算难。
  
  就在张若尘准备研究十轮金乌大日星的时候,突然与修辰天神之间的感应大幅度削弱,变得若有若无,只能大概判断出一个方位。
  
  “日晷这是真的被镇压了,修辰没有逃掉?应该是被封印了,所以我和她之间的联系才会突然变弱。”
  
  张若尘心中反而生出了一股喜意,因为这说明,镇压修辰天神的,绝对不是慕容不惑。对方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破修辰的精神意志,才不得不选择封印。
  
  或者说,对方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才选择暂时封印。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对方故意没有破修辰天神的精神意志和道,没有斩断她和张若尘之间的器主联系,是在引张若尘上钩。
  
  张若尘脑海中,立即思考出多种应对策略。其中并没有返回昆仑界,向正在闭关疗伤的太师父求援的想法。其一是,担心与慕容不惑撞个正着。其二是,他自己心中的骄傲,现在他已经拥有与诸天平
  
  起平坐的实力,哪怕遇到更大的困难,都应该先自己拼尽全力去解决。
  
  他已经达到了需要自己去为更多人撑起一片天地的层次。
  
  “咦!”
  
  张若尘目光一亮,向远处那片暗紫色的星云望去。
  
  星云不知多少万亿里广阔,并非真空地带,反而密布异种灵气,充满数不尽的尘埃和小行星。其中,也有炙热雄烈的恒星,与一些较大的生命星球。
  
  星云中,一支被隐匿神阵包裹的神秘车队,向张若尘所在的方向急速飞来。
  
  最前面的两辆车,非常巨大,足有数百米高,小山一般。
  
  左边那辆,载着一座九层白塔。右边那辆,车上堆着一层层神骨,神骨化为祭坛,上方是一座黑色宫殿。无论是神骨祭坛,还是黑色宫殿,都刻满阵法铭纹,可在一瞬间爆发出毁天灭地的
  
  阵法攻击。
  
  这像是两波不同阵营的人马!
  
  他们的隐匿神阵,在这样的距离,根本瞒不过张若尘的双眼,直接就可窥穿。
  
  但,这样的距离,张若尘想要临时改变方向,也一定会被对方察觉出端倪。
  
  张若尘不想节外生枝,装作没有看见,身下神舰按照原来的速度和方向前行。
  
  对方既然使用了隐匿阵法,显然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要去做不可告人的事,应该也不想节外生枝。
  
  神舰和车队逐渐接近,两者相隔数千里,就要交错而过的时候。
  
  “嗷!”
  
  一声痛苦的长啸,从九层白塔中传出,音波在虚空中扩散而开。
  
  “这声音……蚩刑天?”
  
  张若尘大感诧异。
  
  蚩刑天明明坐镇姹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声音如此痛苦悲切,显然处境相当不妙。
  
  奉仙教主死后,龙主和千骨女帝亲自赶去姹界清洗,将九成罪大恶极的邪修都击毙。奉仙教无量以上的修士,无一幸免。
  
  至于姹界的另外两大古教,直接宣布封山,显然是在避张若尘和龙主的锋芒,不敢和昆仑界叫板。除了三教,姹界谁人是蚩刑天的对手?
  
  若蚩刑天被擒拿,同样驻守姹界的八翼夜叉龙、鱼苍生,情况岂不是也非常不妙?
  
  此外,负责追杀奉仙教余孽的卓放和青夙,亦非常危险。
  
  张若尘眼中闪过寒芒,正准备动手镇压这些人,以弄明白心中的疑惑。
  
  但,对方却先出手了!
  
  “哗啦!”
  
  一连六根明亮的神索,从车队中飞出,跨越数千里,将张若尘身下的神舰缠绕。
  
  因为车队布置有隐匿阵法,这六根神索,仿佛是凭空飞出一般。
  
  很显然,对方认为自己暴露了行迹,所以要将张若尘镇压,或者是灭口。
  
  张若尘眼睛一眯,收敛身上的气息,压下立即动手的想法。
  
  对方既然这么害怕消息走漏,自己何不将计就计,看看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况且现在出手,必然暴露气息,前功尽弃,得不偿失。
  
  张若尘没有运用真理神目,在神舰被六根神索拉扯进隐匿阵法后,终于看清,对他出手的,乃是六位佛修。
  
  三男三女。三男僧,皆是大神境界的修为,个个白衣如雪,背生佛环,眉若青峰目如渊,但气质却又各不同。外表的神圣下,张若尘看出了一股莫名的邪气,与他以前
  
  见过的佛修截然不同。
  
  三女佛修,亦都是大神,不过和绝妙禅女不一样,她们是代发修行,其中一位还是精灵族。
  
  三位女佛修,皆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圣洁如玉的气息,手捏佛印,指若兰花,每时每刻都有清心静念的梵音在她们身周萦绕,金色佛雨在她们头顶飘洒。但,她们的穿着却异常暴露,只用绣着梵文的绢纱遮挡了胸口和胯部,修长雪白的双臂、双腿,颀长的玉颈,性感的锁骨,甚至绢纱下胸口的饱满形状有一
  
  小半都露在外面,沟壑明显。
  
  盈盈一握的腰肢和腹部的肚脐,充满了线条美,和勾魂摄魂的诱惑性。肚脐上,还挂着小巧精致的金色佛环。
  
  这哪像是佛修?
  
  但他们身上的气息,却绝对是佛修无疑。
  
  ……
  
  其实命祖,我并不想这么早写的,但是因为宫南风的伏笔已经埋了太久了,再不写,大家都快忘了这个人物。其实,在前面,至少埋了三处伏笔。其中最明显的一处,应该是宫南风向张若尘讲述自己是天枢针器灵那一章,忘了的同鞋,可以返回去看看。(第2491章,义薄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