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血税 > 第四十五章 五军之战 三

第四十五章 五军之战 三

一个营接着一个营的士兵正在赶往战场。前方是骑兵,后面是炮队。数千人的队伍在旷野上分为几路,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进而不至于堵塞道路。
  
  格里菲斯再次观察了一下地形,确认只要再向前走上一段,渡过自西向东的登萨河就会和叛军遭遇。叛军的人数数倍于他的部队,因此整个战斗群必须依靠矮丘和河岸的地势缩短防线。
  
  他将指挥官们召集过来,最后一次确认部署:
  
  “各营分批渡河,抵达后立刻依托河岸和博罗迪诺矮丘建立阵地,给我们的炮兵和骑兵留出空间。
  
  “拉纳已经打退了叛军的三次进攻。叛军很快会投入他们的主力,也包括那些混种实验体。”
  
  “记住,战役目标是伊修斯和叛军的指挥层,我们必须在战斗中给予叛军足够的打击,他们才会出现。”
  
  战场已经很近了,绵密的火枪齐射和此起彼伏的哀嚎怒吼连成一片。
  
  格里菲斯目送各位指挥官返回到他们的队伍里。一队队士兵从他的面前走过,6磅炮的中队跟随在后,时不时陷到烂泥中去,然后便有人立刻铺上木板倒上沙石,继续行动。
  
  这支军队向着战场滚滚而去,行进中的士兵略显紧张和不安,但是无人喧哗,像流水一般安静、稳定。
  
  格里菲斯驻足审视这支军队。连续两天的行军没有损害部队的战斗力,他们将会以饱满的姿态出现在战场上。
  
  但是,当他望向战场的方向,在视线够不到的丘陵和树林间,腾起的漫天烟尘却让他的灵性阵阵悸动,似乎盘踞着不可名状的狰狞恐怖和蚀骨疯狂,远远超出了凡人所能理解的极限。
  
  “奈拉、亚伦一定隐藏在附近,”格里菲斯扬起马鞭遥指前方,对身旁的嘉拉迪雅说道,“这不仅是我军和叛军的战斗,也是天选者之祭最后阶段的第一仗。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会拿出怎样惊人的神秘。”
  
  格里菲斯说这话的时候,心跳的像军鼓一般。他的目光转向随着指挥部行动的奈芙蒂。越是靠近战场,回音水晶就越是不稳定,部队间的联络只能通过传令官、旗语、渡鸦等传统的方式进行。如果奈拉突然在混战中出手偷袭,前线的格里菲斯很难在第一时间支援嘉拉迪雅。
  
  而且,他还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某些更加无从了解、无法控制的事件即将发生。
  
  嘉拉迪雅抱着格里菲斯因为天热摘下的统御头盔,歪歪头,看看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心里很没底?”
  
  “是的,”骑士老老实实地承认,“若是进攻一万人,或者迎战比蒙,我没什么好犹豫的,坚信我们可以夺取胜利。可是,我的战斗从未牵扯这么多神明。
  
  “伊修斯必须死,叛军必须被毁灭,但是,如此构想的不止是我们。
  
  “迈出这一步,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精灵小姐笑着抬起手,拨动了一下他因为汗水和灰尘卷曲的黑发:
  
  “这样的事,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天就开始了不是吗?许许多多的谜题,到现在依然没有答案不是吗?”
  
  格里菲斯想了想,发现还真是这样:“你说的对~”
  
  嘉拉迪雅点点头,将头盔塞进他的手里:
  
  “外神的力量充满了未知,我们不知道奈拉有什么后手。但是,离奈芙蒂近一些能让我感知到异常的灵能波动。
  
  “格里菲斯,你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军队上,像往常那样作战。奈拉就留给我吧~我是施法者和游侠的双属性超凡者,对付这种半吊子的眷者有优势。属性克制!”
  
  精灵小姐举起胳膊比划了自己的力量,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格里菲斯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瞅了一会。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事,拿出一块灵能水晶交给格里菲斯:
  
  “这是索尼娅给你准备的,我刚做好调试,你试试看。理论上,她可以在霍蒙沃茨观测到强烈的灵能波纹,给你提供早期预警和通讯支持。”
  
  “还有这事?”格里菲斯好奇地接了过来,“不会被干扰吗?”
  
  “不会的,原理不同,”精灵小姐用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只能支持你和她的联络,通过契约找到彼此的灵能坐标,建立通道,不会受到干扰。不得不说,某些人的契约,真是,好,用,呀~”
  
  格里菲斯强忍着不去捂自己的脸。
  
  超凡者在战场是决定性的力量。他们强大的灵能波纹时刻受到官方的监视。有了索尼娅的支持,格里菲斯就可以及时得到预警,至少不用担心被突然出现的神之手打个措手不及。这也算好事,吧……
  
  他强作镇定,硬把话题转了过来:
  
  “哈兰迪尔的半精灵大队是这场战役的预备队,我们尽量不要动用。一旦奈拉发动袭击,需要哈兰迪尔来支援你。”
  
  ……
  
  4月15日13:15,格里菲斯与奥菲莉亚、缪拉抵达战场。同时抵达的还有三个骑兵中队。
  
  拉纳已经依托矮丘和河岸修建了阵地。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只是修筑了一堵齐胸高的矮墙。矮墙外,叛军从三個方向将他们围的密密麻麻。
  
  “准备总攻!”
  
  随着某个非凡者奔雷般的咆哮,此起彼伏的呼声平地而起,声震云霄,仿佛天地间皆是他们的呼喊。
  
  “咚,咚,咚!”
  
  如雷的鼓点滚滚而来,密密麻麻的长枪如林而进。叛军的高声战吼,擂着自己的胸膛,黑压压向博罗迪诺矮丘压来。
  
  漫山遍野都是叛军的人潮,触目尽是寒光闪闪的枪刺。
  
  从早上到现在,叛军的部队已经发动了三次冲锋,却打不动夏龙伯爵训练的部队。拉纳一直在克制的使用兵力,把精锐的龙骑兵保留下来。但是,看着潮水般的敌人,他的脸上尽是残酷的杀意:
  
  “如各位所见,第四波冲击迫在眉睫。
  
  “叛军无穷无尽,我们的军队每时每刻都在伤亡,只要是血肉之躯就会流血,会疲惫。如此攻势不绝,难免出现疏漏。现在我军的骑兵全部抵达,我的黑狼,还有暴风和缪拉的中队,六百多甲骑兵,让我们集中起来发动一次反击,粉碎他们!”
  
  这个提议让所有人都有些心动。超凡者们带领的六百精骑一个反击完全有可能撞碎上万人。
  
  “对!出动骑兵预备队!”缪拉捶胸喊道,“格里菲斯!要干吗!就现在!”
  
  叛军的前锋是被驱赶的平民,打垮他们,驱赶他们反冲中军!……
  
  格里菲斯的血气顿时咆哮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身去,目光扫过矮丘背面齐装满员的甲骑兵。意志和战意随着他的心思激荡开来,跟随他的军官和非凡者似乎都接到了无形的命令,整理佩剑,戴上头盔,准备冲向战场。
  
  “指挥官。”
  
  格里菲斯突然听到一声温柔的呼唤。他停住脚步,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索尼娅的声音。
  
  伯爵小姐的灵性跨越了遥远的距离,找到了他。
  
  “索尼娅,”格里菲斯急忙回应,“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恩,我也是!”虽然不能见面,但是索尼娅依然很开心,“我侦测到在你的北面有大量灵能波纹,应该是叛军的混种实验体。”
  
  “明白了,保持观察,我们会应对的,”格里菲斯冷静下来,对拉纳、奥菲莉亚、缪拉和已经抵达的指挥官说:
  
  “这些不是叛军的主力。我们要让他们自己送上来。
  
  “我命令——
  
  “骑兵预备队,不动!”
  
  ……
  
  “约瑟夫、塞雷尔和格林带着他们的第五、第九和第十二纵队主力进攻了,”古拉姆指挥官奥斯卡说道,“我的兄弟姐妹们也完成了准备。伊修斯,这将是我们决定性的一战。”
  
  “米卡也,咳咳,咳咳咳,会出战吧?”伊修斯躲在厚厚的黑斗篷下,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那是自然,他会给拜耶兰军队一个惊喜,”奥斯卡低声道,“让他们回想起被压倒性的力量支配的恐惧。”
  
  “那,咳咳,很好!要提防,甲骑兵反扑,”伊修斯捂着胸口,仿佛每句话都要承受撕心裂肺的剧痛,“我也出战,将载体准备好。”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突然一阵密集的爆鸣从响彻战场。
  
  “轮射!”
  
  数百支火枪向着三个方向喷出猛烈的火光,密集冲上山坡的叛军队列绽开一片血雾,大批的士兵踉跄着一个个滚倒在地,血腥味与凄厉的惨叫声弥漫四野。
  
  拉纳、奥菲莉亚、拉瑟尔和华伦海顿带领的四个营已经集中起来。他们长枪兵在后,火枪手在前,拍成横贯矮丘的四排横队。
  
  先是第一排火枪手齐射。他们不后退,而是从后排火枪兵手上接过装填好的火枪,将空枪递过去。火枪一排排传递,传到最后排装填。
  
  冲锋的叛军被打倒一片,余下的依然是狂吼而上。他们前方的拜耶兰士兵只有一道不高的胸墙掩护,而且人数不多,只要冲上去就能顷刻间压垮!
  
  还有好些叛军的射手携带着弓箭和火绳枪,从人群中一阵阵的对着山坡上射击。
  
  他们有的冲锋,有的后退,有的射击,有的倒下,黑压压的人潮一排排向前撞去。
  
  “齐射!”
  
  第二轮排枪即刻响起,密集的像是掷下的雷霆!
  
  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排枪。密集的枪声连绵不绝,沿着宽阔战线冲锋的叛军就像是撞上了一度看不见的墙,前面的人倒在胸墙前三十码,后面的士兵跳过尸体,然后被打倒在两步之外。
  
  每次排枪响起,士兵就倒下一排。
  
  尸体慢慢堆积,伤者躺满一地,流出的鲜血已经在山坡山淌出潺潺溪流。硝烟弥漫,火光层层乍泄,几次排枪以后,四个营的火枪手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了。
  
  他们不做瞄准,机械地遵从着军令,举枪就是一轮射击。
  
  叛军的火枪手、弓箭手、披甲的长戟兵和无甲长枪兵一起被头顶射下的弹雨打倒。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兵,密集的铅弹都是一视同仁,将他们一排排击倒。
  
  “撤退啊,兄弟们!”
  
  “没有希望的!”
  
  叛军前锋的大队一个接着一个动摇起来,往后退却。后面的士兵看不清前面的战况,不知道厚重的人墙前发生了什么,和后退的部队搅在一起。
  
  就在这时,头顶的雷声突然停了。劫后余生的士兵们惊诧的以为自己从地狱脱逃,环顾四周,只见浓厚的血雾间,遍地都是扭曲的尸体和垂死的伤兵。
  
  哪怕是最狂热的战士被冰水浇醒。冲锋时的勇气散去,胆怯、畏惧和绝望立时涌上心头。
  
  有些叛军隐约听到前方的硝烟中盘旋着几个恐怖而肆意的声音。
  
  “烟遮住了,我看不清,但是他们好像还停在原地不动。”
  
  “有些奇怪,我们在等冷却,他们又在等什么呢?”
  
  格里菲斯拔出含光,对大家说道:“火枪手原地不动,
  
  “长枪突击!”
  
  一声令下,便是隆隆的铁甲卷动的翻滚巨响,直向下方碾来。
  
  “啊——!”
  
  聚集在矮丘下的叛军一起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抛去手中的武器,撒腿就往人群里钻。
  
  一个接着一个的大队炸裂,所有人你推我搡的向后逃跑,一路卷过其他部队,潮水般溃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