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宋煦 > 第七百七十章 定鼎

第七百七十章 定鼎

“就你有嘴。”赵煦瞪了他一眼。
  
  赵似登时不说话了,他胆子再大,也不敢跟赵煦顶嘴。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赵煦放下茶杯,道:“好。就依照太子所说,咱们坐山观虎斗,金国那边,糊弄一番就是了。今天就到这,许相留下,其他人都去吧。”
  
  赵似欲言又止,被李清臣看了眼,就不说话,与一众人抬手告退出来。
  
  赵煦又拿起茶杯,笑呵呵的道:“卿家,觉得太子如何?”
  
  许将微笑着,道:“颇肖官家。。”
  
  赵煦不由得笑着拿茶盖点了点他。
  
  许将躬身。
  
  赵煦喝了口茶,道:“他小小年纪就能有这番想法,是不错的。朕还担心,他会说出与金国结盟,共同伐辽,收复燕云十六州。”
  
  许将道:“官家言传身教,志在天下,太子岂会只看到幽云十六州?”
  
  赵煦面容带笑,看着门外黑漆漆的天色,一脸沉静,道:“坐山观虎斗是不够的。辽国已虚弱不堪,根本不是那女真的随手。这样吧,让辽国腹地的我们的人暂且休整,李夏那边不去管他,李乾顺要帮辽就让他帮。北方三路……派人与辽国谈判,拿到好处,我们就削减军队,不再对峙。”
  
  许将思索着,道:“陛下,辽国在幽云有三十万大军,在中京还有五十万,真的扛不住数万人的女真人吗?”
  
  赵煦摇了摇头,道:“这种时候,比的不是兵力,是锐气。辽国百万大军如纸,女真五万军队如针,这张纸,就要被戳破了。”
  
  许将拧着眉,心里觉得有些冒险。
  
  “如果辽国需要支援的话,必要的话,可以支援。”不等许将想明白,赵煦又道。
  
  许将看着赵煦,刚要张口,就听到赵煦又道:“这一次,朕要御驾亲征。折可适为主帅,种建中为副帅,宗泽盯住李夏,赵似为先锋,再命水师策应。命各军严阵以待,随时等候朕的旨意!”
  
  许将明白了,起身抬手,沉声道:“臣领旨!’
  
  ……
  
  宋朝这边厉兵秣马,随时准备北上。
  
  但是这一等,就等了两年。
  
  辽国的军事实力仍旧在,完颜阿骨打虽然打了不少胜战,却仍旧难以撼动辽国。
  
  绍圣十九年。
  
  人到中年的赵煦,越发的温文尔雅,不怒自威。
  
  赵似时不时在他面前抱怨,想要提兵北伐。
  
  宋朝内部的争议越来越大,一部分认为宜早不宜迟,不能拖耗下去。一部分认为应当暂且放弃,认真梳理内务,缓解紧张气氛。
  
  就在一片争议中,皇城司,擎天卫齐齐传来一道消息:金国攻破辽国中京,辽帝南逃到了西京,也就是大同。
  
  宋朝内部,好战之声骤起,要求举兵伐辽。
  
  朝野一片沸腾,但宫里安静的一塌糊涂。
  
  次子赵檀,原本的小胖墩,现在长的孔武有力,与十三赵似十分亲近,在武力值上甚至超过了赵似。
  
  赵似很喜欢这个大侄子,时不时在赵煦面前说好话。
  
  赵煦正在与赵檀下棋。
  
  赵檀抓耳挠腮,看着棋盘,手捏着棋子,这里放放,那里放放,就是不知道放哪。
  
  在他们两边,李清臣,许将,赵似,李纲等人都在。
  
  “小时候就教你,要你沉住气,耐住心,你这是一点都没听进去。”赵煦摇了摇头道。
  
  赵檀索性扔下棋子,大声道:“父皇,十三叔说了,学一头就是一头,不能都要,否则两头不讨好。”
  
  赵煦余光瞪了眼赵似,开始收拾棋盘,道:“行了,你们的来意朕知道。安抚一下百官,再安抚一下军心,再等等,不要着急。”
  
  赵似鼻子喷出两道白气,道:“官家,这都等了两年,还等到什么时候啊,我都有白头发了……”
  
  赵煦直接一脚踹过去,道:“母后身体不好,你去旁边伺候着。”
  
  赵似拍拍大腿,有些无奈的应了声。
  
  许将,李清臣,李纲等人对视一眼,也都默不作声。
  
  在赵煦压住宋朝这边躁动的情绪时,辽国境内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三月,辽国内乱,耶律淳称帝。四月,金国攻占西京。七月耶律淳死。
  
  八月,金国举全国之兵,追击辽帝到了居庸关。顺手,迫使李夏臣服。
  
  到了九月,辽国原本的疆土已经大半落入金国手里,只有燕京等少数地方还在负隅顽抗。
  
  九月中。辽国镇守北方重镇的知易州辽将郭药师率军投降大宋,宋军进入燕京的大门被敞开了。
  
  折可适一边接收降兵,一边紧急向朝廷奏报。
  
  这道急报一到汴京城,朝野再也坐不住了。
  
  短短半天时间,一百二十道请战奏本到了垂拱殿。
  
  这一次,许将,李清臣等人都坐不住了,纷纷请战。
  
  “再等等。”面对朝野的浓烈的请战情绪,赵煦笑眯眯的说道。
  
  大宋朝廷眼见如此,官家还是不肯下旨,差点炸开了锅。
  
  九月中。
  
  辽国萧太后,上书大宋,乞求称臣。
  
  在一众官员认为赵煦还会‘再等等’的时候,他在垂拱殿,看着文臣武将,笑呵呵的道:“时候到了。下旨给女真,辽,乃我大宋藩属,女真原为臣属,叛逆犯上,天理不容,命他息兵罢战,停军止戈,否则天兵骤至,灭亡只在旦夕。”
  
  赵煦的话,着实震动朝野。
  
  大宋不应该灭辽吗?怎么变成援辽灭金了?
  
  但不管怎么说,官家终于下旨发兵了,压抑了近三年的大宋军民,憋着一口气,汹涌澎湃的向着幽云十六州方向。
  
  十月中。
  
  在金国悍然拒绝后,赵煦御驾亲征,率兵二十万,直奔知易州。
  
  先锋大将,勇武郡王赵似,率领三万大军,已经到了燕京外。
  
  萧太后激动万分,一边不允许宋军入城,一边有频繁商议怎么灭金。
  
  完颜阿骨打带着女真精锐以及众多降兵,总数十二万,在十一月逼近燕京。
  
  金兵气势如虹,锐不可当,直逼城下。
  
  辽国一边请求宋兵参战,一边仍然拒绝宋军入城。
  
  赵似按兵不动,坐看金兵逼近。
  
  辽国上下恐惧忐忑,最终派了镇西军,河北路行军总管萧干,率兵五万出城,与金军野战。
  
  双方在两个地方,打的昏天黑地,纠缠不休。
  
  一个锐气勃发,一个背水一战,双方都是拼死角力,寸步不让。
  
  谷嗫
  
  按照约定,宋军参战的时间,眼见宋军迟迟不动,辽帝,辽太后急的火烧眉毛,给赵似,给赵煦的信,一封接着一封,快马都跑死了不知道多少。
  
  赵似是蠢蠢欲动,但赵煦不动如山。
  
  这一战,打的天昏地暗,足足两个时候,辽军支持不住,出现了大溃败。
  
  辽帝,辽太后仓皇出逃,直奔西北方向。
  
  金军顺势攻破燕京,但他们并没有停止,居然迅速整合,像是要直扑知易州。
  
  原本准备以逸待劳,奔袭金军的赵似,忽然间,调转马头,直接返回知易州,宋军大营。
  
  这一幕,让金军的速度更快了,十万大军,居然没有停歇,杀向了知易州。
  
  知易州城上,赵煦裹着大棉衣,看着身前的李纲,折可适,赵檀,种师中,种建中等人,笑呵呵的道:“还真是出乎意料,我还以为,那完颜阿骨打会派兵来与朕和谈,没想到,他气势这么凶。”
  
  李纲道:“官家,有可能是先礼后兵,金人在试探。”
  
  赵煦点点头,道:“有可能。不过,他既然开了头,就由不得他了。让赵似装的像一点,你们去吧。”
  
  “臣领旨。”赵檀,折可适,种师中,种建中等齐齐抬手。
  
  ……
  
  金兵在追击赵似,赵似降败,一路直奔知易州。
  
  金兵气势冲云,锐不可当,竟然直接一路追了过来,片刻不停。
  
  在离知易州不足五十里的地方,赵似看到了旗帜,猛然一个转弯,带着士兵,转变了方向。
  
  金军猝不及防,出现了混乱,一部分进军,一部分则停了下来。
  
  但随即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炮声。
  
  这种炮声极其刺耳,响彻天地。
  
  旋即,无数飞弹冲天而降,飞入金军阵中。
  
  起先金军还发蒙,但随着铁胆将士兵击飞,将马匹击的四分五裂,血肉模糊,金军登时大乱。
  
  各种叫喊声此起彼伏,一部分冲着发炮的地方冲去,一部分后退,更多是四散,惊慌失措。
  
  宋军炮击不停,四周各有宋军伏兵出现。
  
  赵似掉过头,直冲金军侧面冲去。
  
  种建中的骑兵,从另一处山谷杀出,气质飘飘,呼喊震天。
  
  “杀!”
  
  赵似冲在最前面,举着刀怒吼。
  
  赵煦看着战场出现剧烈变化,不由得笑着道:“折可适等人还想诱敌深入,没想到,这金军被灭辽的大胜冲昏头了。”
  
  许将佝偻着腰,眼见宋军冲入金军阵中绞杀,又瞥了眼东海方向,道:“官家,水师差不多应该上岸奔袭黄龙了。”
  
  赵煦嗯了一声,道:“金军肆无忌惮,不顾后方,在辽国腹地有没有什么根基,只要一败,就只能一败再败了。”
  
  许将面色平静,却没有赵煦这么乐观。
  
  战场上的情势瞬息万变,金军开始败退,迅速返回燕京。
  
  宋军追击,直逼燕京。
  
  许将忽然道:“种朴那边,应该也要动手了。”
  
  种朴深入辽国腹地快二十年了,在宋朝的暗中支援下,已然是辽国腹地最大的‘叛军’,从不与辽国主力决战,四处出击,将辽国西北方向搅的天翻地覆,牵制了辽国数十万大军。
  
  种朴与金国还有盟约,要二分辽国。
  
  现在,种朴应该已经北上,袭取金国占领的地方了。
  
  赵煦站在城头,静静的看着。
  
  准备了二十年,就在j今日了!
  
  交战的双方,已经离开了赵煦的视线,他拍着冰冷的转头,笑着道:“这燕京,真是个好地方啊。”
  
  许将一怔,心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一闪而过。
  
  与此同时,燕京城下,出现了焦灼战。
  
  金军并不是吃素的,短暂的惊慌之后,迅速集合兵力,在燕京下,与宋军激战。
  
  宋军在正面战场其实打的并不多,哪怕是二十年前的平夏城之战,也是一场防守反击,防守成功,诱敌深入后,才获取的大胜。
  
  赵似,折可适,种建中,种师中,包括赵煦次子赵谭,带着十六万大军,与金军的十多人,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激战。
  
  金军锐气不可挡,宋军情绪压抑多年,两军最强的时刻,碰撞在一起。
  
  这一战,从白天打到黑夜,双方不死不休,哪怕天黑也都没有罢兵的意思。
  
  宋军陷入苦战。
  
  但是火器的优势,在这一刻爆发。
  
  宋军的火炮,火器,不断的轰击燕京城,轰击金军侧后。
  
  激战到天明,优势终于到了宋军这一边。
  
  金军,从燕京城退走。
  
  “给我杀!”
  
  满身是血的赵似,已经杀红眼,带着残兵就要追。
  
  但是被折可适拦下来,宋军短暂休整,迅速开始收复燕云附近的州县。
  
  在折可适等人稳定燕京后,赵煦才带着人,进入燕京城。
  
  金军败走,却并没有退走,而是联络种朴,要夹击宋军,继续平分辽国的盟约。
  
  十一月底。
  
  金军在知道黄龙失守后,仍旧决定与种朴夹击宋军,三方大军,在燕京城外百里,摆开了阵势。
  
  熟悉的一幕再次发生,在宋金激战不休,陷入胶着的时候,种朴的六万‘叛军’纹丝不动。
  
  在金军屡次催促后,终于动了,但却没有进攻宋军,而是突袭金军背后。
  
  当看到种朴打出宋军旗号,金军瞬间大乱。
  
  完颜阿阿骨打带着军队,仓皇北逃。
  
  宋军这次没有放过,一路追击。
  
  同时,宋军在山西一代,击破了耶律延禧的残军,将耶律延禧俘虏。
  
  十二月底。
  
  宋军合兵,在黄龙府附近,将完颜阿骨打围歼。
  
  绍圣二十年,元月。
  
  赵煦在燕京接见群臣,并将燕京改名大中,迁都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