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霸唐逍遥录 > 第一把九十八章 密谋

第一把九十八章 密谋

    在那明亮的阳光之下,京城里一处豪华的院落里,几个人正满脸笑容的坐在那里,虽然他们的人数并不是很多,不过这里的人随便拉住来一个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在京城里他们可都是威震四方的人物……

    而此时此刻,这名堂堂的大殿之中只有他们几个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而周围却并没有一个仆人,这如果让别人看到那绝对认为这是不可能置信的事情,因为在座的这些个人,随便一个都有成千上百的仆人,他们无论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的,什么时候也没如此的孤单过。\\WWW.QΒ5。COM//

    “宰相,这次多亏了你和东瀛的诸位高手,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也没这么容易达成,老三那个家伙不过仗着父皇宠信还有那个秦风的支持就目中无人,我们兄弟这么多人,他老三无德无能,凭什么能够封王,凭什么能够执掌户部,竟然还想要继承大宝,不过是一个有爹生没娘教的混蛋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哼……让他不知死活,这次死了吧……哈哈哈……竟然敢得罪我。”坐在正中央位置一个四十五六岁,一脸阴狠的男子,穿着蟒袍坐在那里,满脸狰狞的笑道。

    这个人就是赵德言所支持的二皇子,李景山,二皇子李景山,文武双全,义薄云天的名声在京城里可是出名的,不少的人都认识他,对他赞赏不已,虽然跟秦风比起来他的文武双全不值一提,不过在这皇子之中却是最出众的,不过了解他的人,却明白,这二皇子表面上大肚,其实背地里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绝非明主,而此刻他的身边坐着的几个人走出去也并不让人陌生。

    宰相赵德言,吏部侍郎赵河清,礼部尚书马赫,大理寺卿邓原名……等等总数也不过六七个,不过却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三品以下的人都没资格坐在这里,而这些人也毫无例外的都是李景山最亲近的人,李景山的铁杆支持者,其中以宰相赵德言和他背后所代表的赵家势力为最。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特别的客人,一个尽避是在那阳光灿烂的白天全身仍旧隐藏在一身黑色紧身衣之中,就连脸庞之上也用黑布遮盖起来,整个身子只有一双眼睛漏了出来,透出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锐利的光芒足够表示出他并不是像表面上那么的平凡。

    而两外一个则更加特别,身着一身的和服,腰间别着两把武士刀,一把长一把短,头上扎着一条向后竖起的辫子,整个人一脸的煞气,坐在那里冷冷的子着周围的一切,这个时候听了李景山的话,也只是微微含笑点头,不过却并没有太过的喜悦,有些受宠不经感觉。

    “嘿嘿,这次李景隆一除,大宝之位二皇子唾手可得,到时候二皇子登机,可请一定要关照我等阿。”坐在那里的赵德言抚摩着自己胸前的胡须淡淡的说道。

    “噢?这怎么说?”坐在那里的二皇子一皱眉头对着面前的赵德言说道。

    “嘿嘿,二殿下,虽然说这三皇子李景隆一死,对于诸位皇子来说都有好处,可是对谁的好处最大呢?现在皇帝正在震怒当中,一定会对凶手严惩的,而大皇子最为嫡长子,那继位的可能是最大的,只要我们做点手脚,那个时候啧啧……大皇子恐怕就是有理也说不清吧……到时候二皇子文武双全,甚得朝臣拥戴,而大皇子如果一死,到时候二皇子就是理所应当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于情于理二皇子都是最合适的继承人,而且恕老臣直言,皇帝的身子越来越弱了,恐怕命不久矣,那个时候可就是二皇子登基的时候了。”坐在那里的赵德言抚摩着胸口的胡须笑眯眯的说道。

    “那……就按照丞相所说的去做,只是不知道具体应该如何去做?请丞相明示。”坐在那里的二皇子李景山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对着面前的赵德言拱手说道,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

    “嘿嘿……怎么办?那可简单了,只要我们…”赵德言阴阴一笑,将自己心中那个狠毒的计划说了出来,只是听了这话那边两个东瀛来客脸色显然有些不太自然……

    之所以不自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要东瀛人牺牲一些自己人,其中不乏一些高手,潜入大皇子府中,然后在外边留下一点线索,让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并且将他们牵引到大皇子的府中,等秦风的人去搜查的时候自己再跳出来,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不过对于东瀛来说,纯粹是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招来无尽麻烦的事情……

    “宰相大人,我们好像并没有跟您有这样的协议,按照我们当初的约定我们只是来帮你们把人给杀死,而这个我们已经做到了,剩下的就请贵方履行你们当初的许诺,至于你们所说的计划,我们不能够参加,这次来的都是东瀛的高手,我们不能够平白无故的牺牲。”柳生平次郎,脸色平静的说道,不过眼神之中已经有了一丝薄怒。

    听了这话周围的人脸色齐齐一变,在他们看来东瀛不过是蛮夷小柄,自己用的上他们是看得起他们,之所以要用他们而不用大唐本土的高手,不是大唐没有高手,相反的大唐的高手比东瀛要多出不知道几何,之所以用他们不过是看重了他们的隐秘身份,现在他们竟然不识抬举,这让周围的大唐官员都同样带着一丝薄怒,而坐在那里的二皇子李景山更是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不过转而又消失的无用无踪,想来是已经将这些个东瀛人恨了起来。

    不过李景山这个人到底是很有城府的,虽然心中已经有所不满,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仍旧是那么一副和善的笑容,对着面前的柳生平次郎笑道:“这个……还请先生务必帮忙,为此我们愿意多付出一些,比如,把我当初答应你们的条件增加一倍,你们觉得怎么样?”

    “真的?”柳生平次郎听了这话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对着面前的李景山略带一丝激动的说道。

    “当然,本王说话一向是一言九鼎,这点可请两位放心,等我登上大宝之位这件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两位也应该明白不除掉我大哥,对我继承皇位是很有威胁的,我父皇的身体已经快要不行了,到时候万一我坐不上皇位的话,那么你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点你们应该明白。”李景山仍旧笑容满面的说道。

    无疑李景山的话让周围开始了一会冷场,柳生平次郎和服部新一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沉吟了片刻之后,柳生平次郎一咬牙,带着一丝苦涩的说道:“好,我们答应了,不过希望阁下遵守诺言……我们这次为了不让对方发现,会派出我们最优秀的忍者和武士。”

    “哈哈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来来来,各位为了我们的成功,举杯。”二皇子李景山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对着周围的一帮人高声说道,丝毫也不隐藏自己心中的喜悦……

    众人纷纷举杯,不管是情愿的不情愿的都将满杯的美酒一饮而尽,而坐在那里的赵德言却有些忧愁的说道:“唉……这件事情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也不担心,不过这件事情陛下交给了秦风,我却有些忧愁,说实话,对于秦风这个人,老夫可是一直看不透阿,对于这个人我们不能小视,所以我看我们办事的时候还是尽量的回避秦风的好。”

    无疑赵德言的话得到了在场辟员们所有人的赞成,这些文官们可都明白秦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当然二皇子李景山也是其中一员,他们这些人没少跟秦风那边的武将阵营死磕,不过可惜的是一直以来也都没沾过什么便宜……

    “可恶……秦风这个家伙,本皇子早就上除掉他了,柳生先生,如果你们帮我除掉秦风的话,那么我现在马上给你们准备一百万两黄金,并且答应事成之后把本来给你们的地方扩大四倍你们觉得如何?”坐在那里的二皇子李景山恶狠狠的说道,说道后来的时候看到了柳生平次郎眼中精光一闪,急切的说道。

    “咳咳咳。”李景山这句话差点马上让所有喝酒的官员们都呛着了,其中也包括那须发皆白本来满脸泰然自若的赵德言,所有的人都尴尬的放下了酒杯一脸的怪异的看着面前的李景山……

    秦风是什么人?家喻户晓的大唐第一高手,战魔君,败刀皇,一人屠杀密宗十八金刚,杀了密宗活佛的人,天下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不光如此,他手下天门更是高手无数,不说秦风,就是秦风手下的那些人也足够摆平这些东瀛人了,这些人却了也不过是送死而已,徒然增加伤亡,不过却毫无用处,甚至还可能因此得罪秦风或者给秦风留下线索,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去做的……

    “难不成这二皇子傻了?”几乎所有人脑海中都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而李景山在说出了这样的话之后就看开始后悔了,再看了看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之后更是脸色微红暗骂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白痴的话来,所以赶忙喝酒掩饰自己的尴尬。

    “二皇子说的可是真的?”无论是服部新一还是柳生平次郎此时此刻眼中都露出了狂热的光芒,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李景山说道,显然两人多年没有来到大唐了,对于大唐内部根本就不是很了解,一天的时间他们还都在忙别的事情能够知道的事情实在少之又少,只是李景山给他们的条件实在太诱人了,诱人的他们已经来不及思考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自然是真的,不过请两位不要放在心上,恕我直言,两人……不即使是加上各位带来的所有人,对付秦风也是有去无回,所以请不要放在心上,刚才不过是在下一时口误而已,两位不要介意,我们还是说说对付我大皇兄的事情吧,至于秦风的事情还是放在一边算了。”坐在那里的二皇子李景山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对着面前的柳生平次郎和服部新一说道。

    “皇子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是看不起我们吗?我们东瀛高手无所不能,而且我们东瀛的忍者都是最一流的杀手,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们不能够杀死的人,请您放心,只要您把那人的情况给我们说就可以了,我们自然会料理妥当不会留下丝毫痕迹的,请您放心只要您履行您的诺言就可以了。”站在那里的柳生平次郎一脸正色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仿佛显现出了无限的信心,就好像杀死秦风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不过可惜的是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周围人赞叹和惊讶的目光,而是一脸的嘲弄和鄙夷,对于这些东瀛人的大话这些个朝臣们可没一个人相信,一脸的嘲弄看着面前的两人,就好像看两个小丑一般,根本就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用这些朝臣心里边的话来说:“他们要能杀的了秦风,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我看两位还是不要打这个人的心思,不是老夫看不起二位,这秦风号称大唐第一高手,即使是三大宗师也不是他的对手,对战魔君,击败刀皇,吐蕃密宗被他一人杀了一个干净,手下高手更是无数,光是他那所宅邸之中就有宗师十几人,你们去了也是送死,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分毫……所以还是不要做无味的牺牲好,不如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我们的计划来的实在。”坐在那里的赵德言抚摩着自己的胡须,正色的对着面前的两人说道。

    听了这话柳生平次郎和服部新一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虽然他们不想承认不过听了对方的话他们却沉默了,别人他们不认识,可是刀皇君无悔他们却是知道的,那个人十年之前就轻而易举的打败自己两人,现在自己两人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就连这样的人物也败阵下来,他们两人听了这话就已经没那个信心杀死秦风了。

    “你说,那个人打败了刀皇?”终于服部新一还是忍不住对着面前的赵德言说道,不过语气却并不是那么相信。

    “怎么?服部先生不相信?呵呵,这件事情大唐上下人尽皆知,如果阁下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随便找个人问问,大唐境内就算是市井小民对于这件事情也是耳熟能详,更何况谁都知道现在刀皇已经成了秦风的仆人,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秦风府邸一看……不过……恕我直言,最好还是不要去的话,不然的话去了可就回不来了。”站在那里的赵德言嘴角带过一丝嘲讽的笑容说道,语气中丝毫也不隐藏自己那戏谑的语气。

    赵德言一句话顶的服部新一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而柳生平次郎也是半晌都不知道说什么,最终他们两人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两人在同一时间选择了最明智的选择……那就是保持沉默,这个时候沉默是金,不说话是最好的。

    见一瞬间周围冷场了,坐在那里的二皇子李景山也恢复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各位,各位,我看我们就不要在秦风的问题上讨论了,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付我大哥,只要除掉我大哥这颗绊脚石,不是在下自大,这皇位我十拿九稳,他秦风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臣子,等我登上大宝之位的时候,想杀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到时候我还就不信他秦风敢造反了。”坐在那里的李景山得意洋洋的说道,嘴角闪过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不过听了这话周围的人却并没有被调动起气氛,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都在考虑跟随着这么以为主子是福是祸了,还没登基就在盘算秦风,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他难成大事,如果他一登基就杀秦风的话,恐怕他这皇位就不一定是谁坐的了,要知道,这件事情可远没这么简单……他这样做的话绝对是逼反秦风,就连李怀仁现在都不敢随便动秦风,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他一个新皇能做什么?更何况他还不是皇帝,甚至连皇位继承人都不是。

    而坐在那里的赵德言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有些感觉这个二皇子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了,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赵德言还是没有多说,因为对于赵德言来说,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说的好,即使说也不是时候,为今之计,对付大皇子才是最至关紧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以后再说。

    接下来双方也不在秦风的问题之上纠缠都开始商量起了对付大皇子的事情之上,毕竟这个时候这件事情才是最关紧的,经过了一翻商讨之后他们决定今天晚上就开始动手,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越快越好……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这件事情注定不会那么顺利。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