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霸唐逍遥录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六扇门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六扇门

    “也许吧,我期待你的儿子能够帮你找我报仇,不过可惜那是十年后的事情了。\\wWW。qΒ5。com/”站在那里的服部新一不以为意的说道,说话之间带着所有的人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满地的浪迹。满地的死尸,以及那死去之时带着慰藉笑容的安逸王李景隆。

    不过可惜的是服部新一并不知道李景隆惫有一个儿子,并且这个儿子想要杀死他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他们绝对不会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好心情,也绝对会后悔自己所做的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注定将给他们,还有他们身后的东瀛带来无尽的灾难……

    当金吾卫的巡逻队伍到达这里的时候除了满地的血迹和尸体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看着这满地的尸体,和死在轿子里的李景隆,带队的将军已经彻底的傻了,因为他知道今天以后这大唐京城绝对不会太平了……

    虽然作为一个小小的都尉,但是他也明白李景隆的身份,作为一个皇位第一继承人,李景隆在京中遇刺,那么这件事情绝对不小,恐怕又要有人借势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弄不好就连负责金吾卫的武威王都要被牵连其中…

    当然作为一个金吾卫的将领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士兵小声说道:“赶紧去通知武威王……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然后对着周围的人大吼道:“来人阿,快点,把这里封锁起来,通知周围的兄弟,包围这里,不许任何人踏入半步,等武威王他老人家到了再说。”

    刹那之间整个京城之内都隐藏在一种阴霾的气氛之中,整个皇城之中有人欢快有人忧,而秦风也早早的来到了刺杀的现场,来到了这里之后,秦风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谁都知道这安逸王李景隆是自己的好友,而且还是自己所支持的人,而他在京城之内被杀死在了京城之中这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而且让自己的长期投资彻底的落空了,对此秦风十分的不满,秦风此时此刻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杀人……想要把这次动手的人彻底的杀死……灭之满门。

    将李景隆从他的轿子里抬了出来之后,秦风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轿子,在隐秘的坐下位置秦风发现了一行血书……上面只写了两个字“东瀛。”

    周围的一切早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任何的兵器或者是毒葯之类的东西都没有留下分毫,实在很难查处,而李景隆留下的两个字,显然给秦风留下了一个指路明灯。

    “东瀛…东瀛…日本人…哼哼……好……很好……我会让你们后悔的。”站在那里的秦风看着那两个血色的字体,冷冷的说道……现在秦风并不知道自己和李景隆的关系,不过想来就算是知道,秦风恐怕也不会有丝毫的波动的,毕竟对于秦风来说,他这幅身体虽然和李景隆是父子关系,不过可惜的是……灵魂却是秦风的和李景隆没有丝毫的关系……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无疑李景隆被杀的消息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而这个消息自然被所有人所知道,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李怀仁顿时震怒,咆哮的声音在整个皇城都能够听到,而悲愤交加的李景隆也因此病倒了,吐了不少的血,然后病倒在了床上…

    不过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负责全国治安和长安治安的秦风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处罚,按照李怀仁的性格即使是顾及秦风也会劈头盖脸的一顿大骂,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处罚秦风,反而给了秦风更大的权利……把整个六扇门都交给了秦风让手下多了一群善于办案的密探,和众多伸手高絶的江湖捕快……一时之间整个京城笼罩在了一片阴云之中。

    不光如此,李怀仁还给众人下了一个莫名其妙却又让所有的人都惊恐的圣旨,那就是秦风负责侦破安逸王李景隆被杀一案,凡是涉案人员,只要有所怀疑秦风都可以事先拘捕,同样可以动用大刑,不论官阶品行,特赐尚方宝剑,一切可以便宜行事。

    这个权利代表着什么,是人都明白,秦风的权利在一瞬间被无限加强了……弄的京城里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而秦风也因此开始派出了全部的金吾卫在京城之内大肆的搜查起来,毕竟李景隆的死亡坐坐样子还要做的,虽然秦风心中已经有了目标,不过掩人耳目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在那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秦风对着自己面前四个形象怪异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虽然语气平和,不过举手头足之间,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威严。

    而此刻的秦风正坐在京城六扇门的大殿之中,此刻京城六扇门里的金牌捕头们以及四大神捕已经全部都站在了秦风的面前,人数并不多,只有十几个,可是都是高手,十几个金牌捕头都是先天高手,而四个年轻人看模样也不过是二十多岁,最大的不过三十来岁,可全部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而且是宗师顶峰,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好像是经过什么特殊的秘法训练,所以虽然功力提升的异常快,不过经脉已经被破坏,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终生休想再有任何的提升,他们也只能止步于此了,不过身为京城四大神捕,这样的实力,已经够应付江湖上的事情了。

    “属下……冷血,无情,铁手,追命。”四人分别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喔……冷血,无情,铁手,追命……好,不错,你们知道我这次来找你们是为了什么吗?”坐在那里的秦风淡淡的说道。

    “知道…王爷找我们来是为了安逸王被杀的事情吧,不过都说这件事情了无头绪,虽然我们六扇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派人去侦查过了,不过可惜现场已经被动过了,下手的人也清理过战场,所以我们根本查不出什么来,而轿子里好像有两个字,不过却被人用极深厚的内力抹去了,看模样应该是在事后行事的,我想这应该是王爷您做的吧,请王爷明示这两个字是什么。”坐在轮椅之上的冷血对着面前的秦风古井不波的说道,冷血这个家伙顾名思义,聪明的可怕,几乎没有了感情,只存在理智……他很快的?*党隽俗约核赖氖虑椤!?br>

    赞赏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冷血秦风满意的说道:“好,不狼六扇门的人,既然能够发现这么多事情,你们做的不错……让我很满意。”

    “呵呵……我很想知道如果我们让王爷不满意的话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坐在轮椅之上的冷血不带丝毫感情的笑道。

    停了这话秦风的脸色冷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冷血,淡淡的带着一丝杀气说道:“冷血,你要明白,聪明的人很让人喜欢,可是如果一个人太过聪明的话那么就不好了,而且有时候聪明的人不应该问那些个愚蠢的问题你说是吗?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会做什么吗?”

    听了秦风的话冷血脸色变了变不过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秦风的话并没有结束,只见秦风坐在那里扬声说道:“既然冷血想问我这件事情,我秦风也不怕让你们知道,我秦风是军中出身,我手下的人都是百胜之师,我要的手下只是有用的人,至于那些个没用的废物我是不会留着的,也就是说你们今天如果不能让满意的话,那么你们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个大门。”

    听了秦风的话之后所有的人都感觉脖子发冷,没想到秦风竟然这么狠心,不过他们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因为他们明白,秦风的厉害,六扇门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他们明白自己和秦风的差距,如果秦风要杀死他们,根本就不用调动大军,只是秦风身边的那个冷冷的燕十三就有能力杀死他们全部人……

    而冷血仿佛对这件事情并没有任何的感觉,那眼神已经表明了他早就知道了,而其他的三人也是如此,几乎都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秦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跟着我秦风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安逸王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以最快的速度侦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拖拉,整个京城都在看着我,整个大唐都在看着我,陛下大寿还有半个月,这件事情绝对要在陛下寿辰之前查清,等等我会给你们每一个人一张令牌,你们可以随时在京城十六卫,御林军四大营中调动一千兵马,而且令牌可以叠加使用,也就是说如果你们全部都在一起的话即使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也可以调动近两万兵马,记住,这件事情你们是奉命行事,不要有任何的犹豫,只要有怀疑就给我查下去,谁要是敢阻拦的话,就告诉我……我来处理…就是查到了宰相府也不要给我怕,如果他们敢阻拦你们的话,就不要给我客气……直接带兵给我过去包围他,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记住,这件事情一定要在半个月之内破获,如果破了这个案子在场所有人官升一级,赏赐黄金万两,良田百亩,如果破不了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在场所有人必死无疑,而且我一定会抄家灭族,斩草除根。”说完之后秦风再度强调道,弄的在场所有的人冷汗直流。

    秦风的话给众人打下了一针强心剂,要知道这六扇门的人都是全国捕头的精英,特别是京城六扇门的人更是办案高手,不过对于这些个办案高手们来说,真正的让他们忧虑的不是案情,而是别人的阻拦,以为这些人的地位实在不高,碰上那些个身居高位的人阻拦他们是毫无办法的,只能迂回,因此总是费时费力,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却因此麻烦许多,甚至有时候明明查到了,可是却不能去抓,毕竟他们的权利品级实在太低了。

    可是有了秦风的话他们就放心了很多,他们也明白以秦风今时今日的地位那是绝对说的出做得到的,而且他们也明白秦风并不是信口雌黄,只要秦风绝对敢这样做,如果宰相赵德言跟这件事情有关联,那秦风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绝对会派兵包围那里的…

    “多谢大人厚爱,不过大人我还是十分好奇那两个字到底是什么,请大人明示。”站在那里的冷血对着秦风微微抱拳之后问道。

    “东瀛。”秦风眯起了眼睛冷冷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拳头已经不自觉的握在了一起……

    “东瀛!?。”整个六扇门的人在听了这话之后都愣住了,站在那里的一个个回味了起来,站在那里一时之间没有了头绪,只是在回味这两个字的含义。

    半晌之后,站在那里的无情缓缓的说道:“说道这东瀛……我想有一件事情是很值得我们关注的。”

    听了这话所有人眼睛顿时一亮,一个个将眼睛看向了站在那里的无情,仿佛是在等待着无情的回答,而秦风也不例外,秦风一脸诧异的对着面前的无情问道:“喔?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说到东瀛这件事情我到有点诧异,因为皇帝陛下的大寿,昨天上午东瀛使团的人已经来了大唐并且到达了长安城内,是一个异常庞大的使团,足足有三四百人,带来了大批的礼物,为的就是庆贺皇帝陛下寿辰……您说……这件事情会不会和他们有点关系?”站在那里的无情沉吟道。

    “不会吧……这件事情和他们有关系?虽然安逸王写了东瀛两个字,不过这东瀛在大唐的人着实不少,光是这长安城内就有数百人,而且其中也不乏高手……动手的会不会是他们?要知道这东瀛使团是因为陛下寿辰而到来的,而且他们和安逸王无冤无仇,怎么会忽然之间要杀死王爷?根据我的了解这些人都是东瀛的本土居民,从来没有来过大唐怎么会和安逸王有所仇怨?”坐在轮椅之上的冷血显然还是更加相信自己的理智,所以坐在那里淡淡的说道,不过紧紧皱起的眉头已经表明了此时此刻的他正处在深思之中。

    “浪人?我很遗憾的告诉各位,虽然我对江湖之上的事情并不清楚,而且对那些浪人的实力也不了解,不过我却也知道那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而已,这次动手的人都是高手,数量在三十人以上,而且其中绝对有两到三个宗师顶峰的高手,因为安逸王的护卫都是四品高手,另外还有两名皇宫供奉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而从安逸王他们放出穿云箭到我们第一批人感到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说实在的我很怀疑那些个浪人们有这个实力吗?”站在那里的秦风插嘴说道,这话再度让人陷入了沉思,而秦风说的话也很明显的表示了他对这个东瀛使团的怀疑。

    “是吗?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也不可放弃调查,我觉得我们应该一方面排查在长安所有的东瀛人,另外一方面开始派人调查那个东瀛使团……各位觉得如何?”站在那里的秦风对着面前的铁手缓缓的说道,无疑他这个方法是最为中庸也是目前最为实在的。

    “哼……东瀛使团吗?现在马上给我派人去查,发现他们有任何的不对头马上就去通报我,然后你们到附近调集兵力全部给我抓起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坐在那里的秦风冷冷的说道。

    “这……不好吧……王爷,别说我们现在就是推测,就算我们肯定是他们,可是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对使团成员出手那可是要引发纠纷的,有损大唐名声阿……皇帝陛下怪罪下来。”无情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要说这个,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别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使团,就是东瀛天皇在这里,只要他有问题也照样拿下,一个小小的东瀛何必放在眼中?有损国体?哼,陛下寿辰将至,各国使节已然到来,这个时候我大唐堂堂的王爷,皇位的继承人被人杀死在京城之中有比这件事情更有损国体的吗?你们尽避放心去做,有什么事情我来处理,皇帝怪罪下来有我顶着。”坐在那里的秦风冷哼一声说道……说完之后就挥手让那些个捕快们散去了。

    而秦风则带着燕十三离开了六扇门,走出了六扇门之后秦风对着自己身边的燕十三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十三阿,现在你马上快马加鞭去岐山,让天门把总坛里所有的先天以上高手都派过来,对了,还有刀皇让他也赶过来,我感觉这次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是。”燕十三没有多说,只是恭敬的应了一声表情仍旧是那么冷冰冰的,说完之后就马上离开了这里,快马加鞭的向城外赶去,只留下秦风一个人孤伶伶的站在那里……

    而秦风并不因此而感到任何的不适,只是站在那里盯着那蔚蓝的天空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不管是谁下的手,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