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霸唐逍遥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上门求婚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上门求婚

    马钰这话一出,顿时让周博闻和刘铭传两人脸上无光,对视一眼之后,互相看了看对方,眼神中同时露出了一丝的冰冷,心中对着马钰破口大骂,暗道:“这个马钰,真是不识抬举,他儿子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跟大将军相提并论?简直是不知死活,别说只是快要订婚,就是结婚了,大将军一句话你也要乖乖送上,可是这个家伙竟然敢说这样的话,摆明了是不给自己两个人面子不给大将军面子,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心中虽然有所不满,但是这里有这么多的人,他们两人就是脸皮再厚,下手再狠也不能在这江南诸多学子名流面前说些什么……所以周博闻只是姗姗一笑,站在那里尴尬的说道:“这个……到是本官唐突了。全本小说网”

    不过这边周博闻不说什么,可不代表秦风不会说什么,要知道这里这么多人,如果谢宛如跟马文才订婚的事情做实了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没机会了,就算有,也会对自己名声有所损害,虽然自己不在乎,不过谢宛如可不一定不介意,毕竟这关乎女子名节的事情,可是十分关紧的。

    正当秦风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之间,刘铭传抢先一步,站在那里说道:“是吗?快要订婚了?虽然这男女之事讲究的是三书六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过也要讲究两情相悦嘛,快要订婚了,那我问你马大人,你们家的聘礼送上了没有?谢家收了没有?婚事定下了没有。”

    “这……这……还没有,不过小儿确实对谢小姐钟情已久……而且。”马钰听了这话顿时有些尴尬,在那里强笑道。

    “不过?没有?哼,既然没有这这谢姑娘什么时候就成了你们马甲的儿媳妇?难道紧紧凭借你儿子喜欢谢姑娘吗?那是不是只要喜欢谢小姐的人,都能说自己和谢家定了亲事?哼哼,亏你还是苏州知府,这女儿家的名节你也敢随意败坏,我看你是做官做糊涂了吧。”刘铭传是打定了主意要抱着秦风的大腿了,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对着马钰怒道。

    无疑刘铭传的话得到了不少的人支持,马钰是个什么东西在苏州可是闻名已久的,这样的人娶了谢宛如完全是害了人家,他们自然不能答应,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跟了秦风的好……

    只是马家势大他们不敢胡言乱语而已,可是这个时候巡抚大人已经站了出来,摆明了就是不给马家面子,他们也一个个跳出来声援起来。

    而旁边的周博闻则听的一愣一愣的,看着刘铭传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家伙比自己可无耻多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脸皮够厚的,而且还说的冠冕堂皇,想来大将军一定很满意了,自己也真是的应该坚持到底嘛……

    “唔……到本官忽略了这点,是啊,马大人,你对此作何解释?”坐在那里的周博闻也沉吟了起来,所为官字两口,现在他可就不声不响的又转变了作风,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这……这……下官明日就派人将聘礼送到谢家去。”马钰听了这话冷汗直流,半晌之后终于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让周博闻和刘铭传顿时大怒,这个家伙你说自己当初怎么就让他做了知府呢,这么不开眼的东西怎么会是自己的手下?两人现在恨不得将马钰给活剥了,不过就是人太多无法下手而已。

    “是吗?你马知府好大的威风,你儿子,想娶谁就娶谁,也不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我看谢姑娘跟周公子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满般配的,你儿子想来也比不过周公子,而且我看两人也是情投意合,你就不要在那里添乱了。”刘铭传淡淡的说道,一句话就把马钰给堵死了。

    不过他说的到也是实话,虽然有些以势压人,但是却没有人多说什么。

    “这。”马钰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模样想要再说什么。

    可是那边的周博闻又再度开口了,周博闻淡淡的对着马钰冷然说道:“怎么?马大人还有所不满吗?”

    “这……下官没有,不过这小儿的事情也请两位大人怜惜,我儿真的是痴心一片,对谢姑娘念念不忘,这婚事嘛,我看明天让谢家人决定好了。”马钰在那里嘟囔了半天之后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过感觉有些推诿一般,在马钰看来这周名堂从来都没听过,而江南之地也没有周家这么一家人,想来也就是一个文采好点的书生,自己威胁一翻也就好了,当然这是下下之策。

    在马钰看来自己是本地的父母官,知府大人,这谢家要想在苏州城里继续呆着那就要给自己面子,自己今天晚上就找谢家的人说说这个事情,明天的时候让他们手下聘礼也就是了,想来两位大人也是一时爱才,后来之所以这般模样不过是自己让两人下不来台而已,到时候谢家只要同意了自己儿子的婚事那么婚书在手任凭是谁也无法多说。

    事情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而坐在那里的谢宛如的脸色则跟随着三人的谈话不断的变化事儿紧张无比,时而脸色红润,娇羞不已,让秦风坐在那里都看的有些痴迷了,弄的小燕儿在旁边不停的偷笑。

    兰陵诗会结束了,秦风的化名周名堂,一瞬间名声大噪,在江南学子之间广为传送,特别是那首《将进酒》,更是被大家倒背如流,直到后来秦风的真实身份公布所有人才恍然大悟。

    而秦风自然也毫无例外的告辞了,临走的时候看了谢晚晴一眼,看着此刻的她正静静的看着自己,顿时秦风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给了谢晚晴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之后就带着小燕儿离开了这里,而谢晚晴也跟随着自己的父亲回去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秦风刚刚睡醒了走出来的时候,旁边的赵文就已经走了过来,恭敬的对着秦风说道:“大人,周博闻和刘铭传两个人带着一帮人来了,还带了一个媒婆和好几十口箱子,现在就在外面等候着大人。”

    听了这话秦风一愣,还没说话,旁边屋子的小燕儿就带着自己的四个侍婢笑嘻嘻的走了出来,对着秦风调笑着说道:“哥哥,看吧,你的那些个手下还真是替你着想呢,聘礼都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跟他们一起去了。”

    白了小燕儿一眼,看着她此刻穿着一身的男装,对着她没好气的说道:“你穿成这幅模样干什么?今天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你和我一起出去。”

    “哼哼,谁说的?今天你可是要去提亲的,我也要和你一起,你要知道,不管怎么说,我可是你的原配呀,你提亲我自然要跟着你去看看。”小燕儿毫无自觉的将自己的身份抬了出来。

    虽然她说这话到不假,秦风正房的位置绝对是属于小燕儿的,可是这话听在秦风的耳朵里有说不出的怪异,而旁边的赵文他们几个则有些忍俊不禁,不过还好忍住没笑出来,弄的秦风有些郁闷的看了小燕儿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随你了,走吧我们出去看看。”

    当秦风从后堂走出来之后,秦风也不多说,直接坐在了正堂的椅子之上,对着两个已经站起来的高官说道:“好了,你们坐下吧……这么一大早的来了,我可要多谢谢你们,本来还想找你们去一趟谢家的,没想到你们两个比我还操心,呵呵,本官真是有愧啊。”

    “哪里哪里……大将军日理万机,为国为民,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将军您这么说实在是让下官们惭愧不已啊。”周博闻赶忙应声对着秦风抱拳说道。

    “是啊,大将军周大人说的对,大将军英武不凡,名声盖世,只是没有了寻常人的生活,难得在百忙之中出来散散心,我们怎么能扫了大将军的兴致,大将军不方便吐露身份,我们这些个当下属的自然要为大将军您分忧,昨天晚上我们就去查过了,这苏州知府马钰的儿子简直就是一个败类,无恶不作,欺男霸女,他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宛如小姐?所以我们一早就准备了东西前来邀请大将军去一样谢家,也要将这件事情定下来,毕竟这样的事情还是名正言顺的好。”刘铭传也马上对着面前的秦风恭维道。

    “唔……你们说的到也有理,那么我就去看看好了,你们等下我去换身衣服。”秦风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道,说话走进了院落里准备换上衣服。

    而此刻的小燕儿的一脸笑嘻嘻的对着面前的周博闻说道:“周大人,您可真好,竟然帮哥哥连聘礼都准备好了,可是你怎么就不问问我呢?要知道我可是哥哥的正房呢,我们在六年前就定下了婚事,你现在算不算是得罪我呢?”

    刘铭传不知道小燕儿是谁,可是周博闻却清楚的很,小燕儿的身份他也有所了解听了这话顿时冷汗直流,得罪了大将军的正房那可是大事,他周博闻担戴不起,顿时一脸的尴尬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而旁边的小燕儿顿时露出了一脸欢快而皎洁的笑容说道:“嘻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找你麻烦的,不过等回到金陵以后你要找人给我送好吃的,不然的话,我可让哥哥收拾你哦。”

    “是。是……夫人放心,下官一定办到,一定办到。”周博闻赶忙应道,时不时的还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对于这个小魔女他可得罪不起。

    而这个时候秦风也走了出来,带着周博闻刘铭传,小燕儿三个人,领了四大护卫和燕十三,带走了一半的亲兵连同周博闻和刘铭传带来的一批人马,足足有上百人的模样,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谢家。

    而当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马家的人也已经到来马钰亲自出马,带着一帮的衙差以及丰厚的礼物还有自己鼻青脸肿的儿子就来到了谢家,两帮人正好碰了个对面……

    而这个时候谢家的一帮人也正好站在了大门口的位置,三家人顿时站在门口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为难的就是谢家了,谢宛如这个时候不在,可是谢宛如的父亲谢俊却在,领着一帮家仆站在那里,左右为难,一边是苏州知府,而且还有有个苏州首富撑着,自己谢家相比起来相距甚远……

    而另外一边更是不得了,昨天晚上谢家的人都在兰陵诗会,自然认识秦风,更加认识周博闻和刘铭传两个,一个巡抚,一个刺史,天大的官,本来想他们只是说说哪想到这一大清早的两人竟然就带着东西领着秦风过来了,两边谁自己都得罪不起。

    扫了知府的面子有自己好受的,可是扫了巡抚刺史的面子,自己更加难过,也不知道这秦风到底是什么人,在谢俊看来,如果秦风家里有权有势的话那自然再好不过,自己也好选择,可是现在只是两个大人好像看重他,这以后前途未明啊,自己也不好拿主意,而马家那个,家底丰厚有权有势,虽然不成器不过自己女儿想必也是不愁吃穿一辈子荣华富贵……这让谢俊彻底的为难了。

    “马钰,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官昨天晚上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明白,不成器的家伙,欺男霸女横行乡里,我不杀他已经是给你面子法外开恩了,没想到你今天竟然还敢在这里胡搅蛮缠,我看你这苏州知府是不想干了吧。”此时此刻可没什么外人除了马甲就是秦风这边的人,两外还有谢家,这三家都可以说是局内人,自然没什么好怕的,刘铭传开口就气势汹汹的骂道,和昨天完全是两个模样……

    “是啊,马钰,我看你真是不知道好歹,你这苏州知府做的太过安逸了吧,哼,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二人是何等身份,我们的话你竟然置若罔闻,我看你是不把我们两个人放在眼中了吧,你现在都敢这样做,等过几年你要是升迁了,是不是连皇上的话都敢不听了?”周博闻也恶狠狠的说道。

    说实话两人都快气炸了,从来就没见过马钰这么不识好歹的东西要不是看这个家伙给钱的时候大方这个苏州知府的位置怎么可能落到他的身上?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除了有钱别的什么都没有,连脑子都没有,实在是一个废物……事情已经这么明显了他还敢来,这不摆明了不给自己两人面子吗?看来等等找个机会一定要这个混蛋家破人亡,满门抄斩才行……当然至于他那丰厚的家产嘛自然归自己两人所有了。

    马钰和马文才两个人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他们实在想不到两个大人怎么会这么生气,不过转而一想马钰以为是自己的银子没送够,落了两人的面子还不给银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顿时马钰就恭声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大人,下官知罪,等等,定然有厚礼送上,请两位大人檄,今天小儿是专门来定亲的,两位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喝一杯。”

    周博闻和刘铭传听了这话都快气死了,这个马钰竟然当众行贿这平日也就算了,可是大将军这个时候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这个混蛋是跟大将军抢女人,自己能答应吗?他不想活命自己还想呢。

    “马钰你竟然敢公然贿赂本官,来人啊,把马钰给我抓起来,等等派人去抄家。”刘铭传顿时火冒三丈的说道。

    被刘铭传和周博闻两人带来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亲信听了这话,马上就冲了过来将马钰按倒在地,转眼之间已经五花大绑起来,当然也少不了马钰的儿子马文才,两人都被绑了一个严严实实,而马钰身后的那些个衙差们一个个不知所措,他们可知道对面是谁,自然不敢乱来,任凭马钰他们被抓了起来也没一个吭声的。

    “大人,冤枉啊。冤枉。”马钰马上叫了起来,不过刘铭传和周博闻一个个当作没有看见,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挥挥手让人把他给抓下去。

    这个时候马钰顿时急了,在那里叫道:“刘铭传,周博闻你们两个今年就一人收了我二十万两的银子,你们竟然说翻脸就翻脸,我要告你们,要死大家一起死,我要到大将军那里告你们。”

    “啪啪”周博闻马上就冲了上去对着马钰就是两巴掌,然后对着周围的人说道:“一只疯狗在这里乱叫,给我堵上他的嘴巴。”

    说话之间就有人堵上了马钰的嘴巴,而刘铭传和周博闻两人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却对上了秦风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感觉自己冷汗直流,暗中想到这次抄家看来要给大将军多分点了…

    见到这幅情景,谢俊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既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过没了马家又有两位大人做媒,他谢俊自然不敢不答应,这件婚事就被定了下来,不过谢俊说谢宛如因为有些事情已经走远门了,需要一年才回来,一年之后才能让谢宛如嫁到秦风那里,对此秦风虽然有些不满,不过听那口气也不想是假话,而且想想谢俊也没这个胆子也就相信了,只能如此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