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霸唐逍遥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原来是故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 原来是故人

    打了齐放一顿之后秦风是心情大为畅快,在李乾坤和两个婢女以及一帮属下的子一下,秦风哈哈大笑的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wWw.Qb5.com//

    傍晚十分,日暮下落,天空中滚滚红日向西方渐渐落下,秦风打开了房门,舒展了一下筋骨,换上了一身黑色儒衫,走了出来,手中一把金色的这扇,在那夕阳照射之下,显得格外的俊逸。

    “赵文赵武。”秦风走了出来,手中这扇一摆,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淡淡的说道。

    “大人,有何吩咐?。”赵文赵武两人本就守候在秦风的房门之外,这个时候听了秦风的话马上恭敬的站了出来,抱拳问道。

    “走,咱们一起去金陵府的牢房看看,你们两个换上便装,对了,十三你也跟着一起。”秦风淡然说道,说话就已经站了走了出去。

    “大人……晚上扬州官员不是还说要招待您吗啊?您已经答应了我们现在去,是不是。”赵文小心翼翼的对着秦风问道,毕竟作为属下他们也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只是跟随了秦风这么就,对于秦风他们可是真真正正的效忠,真真正正的关心,自然免不了要为秦风考虑三分。

    听了这话秦风不以为然的说道:“扬州那帮官员们,不必理会,凉凉他们也是好的,让赵忠赵全在这里等着,等周博闻来了让他等着,就说我还在沐浴包衣,现在这里不是京城,摆摆架子也没什么…要让他们明白他们和咱们不是一个级别的,我这个镇国大将军可不是个摆设,他们在我眼中不值一提,不然的话,这帮家伙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模样呢。”

    “是。”赵文赵武两人恭敬的说话,说话就跟回去了,不一会换了一身便装走了出来,然后跟随秦风一起几人骑着快马向金陵府的大牢而去。

    当夕阳彻底落下,当夜幕布满星空的时候,秦风等人已经来到了金陵府的大牢之外,金陵府的大牢同在外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不过距离秦风他们这里到不远,问问路,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这里。

    出现在了秦风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威武森严的大牢,没有任何破败的痕迹,数十名衙差站在门口的位置死死的周围着这里,金吾卫的士兵们站在大牢的墙头之上,站在门口的位置可以看到那层层闸门之内时不时的四五十人一队的金吾卫兵马在那里四处的巡逻。

    对此秦风也并觉得意外,金吾卫的兵马本来就是负责治安之类的,大型的牢房一般都有金吾卫的士兵和官府衙差一起把守,这到没什么稀奇的,金陵这么大一座城池,而且是扬州首府,这里的犯人出奇的多,各地的重犯都会被关押在这里,有这么多人看守也不奇怪……估摸着这金陵大牢里的看守至少都有四五百人……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此刻秦风他们刚到门口的时候,驻守在大牢之外的一队金吾卫就马上冲了过来,三十几个人将秦风他们四人包围在了中央的位置,冷冷的说道。

    “奉,大将军诏令,我们是来找今天送来的那个女囚的。”秦风也不多说,旁边的赵文已经拿出了金吾卫特有的军令,朗声说道,不过却并没有暴露秦风的身份。

    虽然秦风没有多说,不过特意打扮成这个模样,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思,如果赵文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么他也不用混了。

    听了这话,看到了赵文手中的令牌,周围金吾卫的士兵们顿时一愣,一个带头的小将抱拳说道:“大人,请,属下这就带各位大人前去。”

    说话间秦风等人就翻身下马跟着那小将走了进去,穿过那戒备森严的大牢,通过了一层又一层的阻隔,直到大牢的最中央位置的时候,那小将找人打开了大门,进入里面,秦风到是一愣,因为此刻牢房最中央的露天地里,占满了士兵大概有一两百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都让人觉得有些拥挤了,简直就是一步一岗,一个个静静的守护在那里。

    而整个中央位置其他的牢房都是空的,只有最北边的两个牢房大概有十几个人被关在里边,一个牢房是男人一个牢房是女人,而且好像是特殊照顾,牢房之上还有布帘,女房里放了一张床,此刻因为还没有休息布帘也没拉上,里边的情况到是看的一清二楚,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想来有这样的待遇都是因为今天自己的话吧……

    也没多说,秦风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旁边的小将说道:“把郑燕儿带来,我有话要问她。”

    “是,大人。”那小将也不决绝,恭敬的说道,然后将身边的几个士兵叫来吩咐了两声,之后转过来对着秦风恭敬的说道:“大人,这里说话不方便,我这就带您去暗房,我让他们把郑燕儿也带过去。”

    听了这话秦风满意的看自己面前的那小将一眼,这家伙到也蛮会做事的,让秦风不自觉的高看一眼,也没多说,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说出来的,有机会秦风会照顾一下他的,这样级别的人,秦风只要让赵文赵武去跟他们上司打个招呼自然会提升的。

    苞随着那小将秦风等人来到了牢房之中唯一一间房间之内,说是暗房其实就是提供一些人跟犯人交流的地方,说的更明白一点就是用刑的地方,秦风走进暗房的时候,周围显得黑漆漆的,刚一进门,数十把火把就被人给纷纷点燃,整个房间仿佛如同白昼一样,灯火通明。

    暗房的墙壁之上到处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有夹棍,有老虎凳,有烙铁,有皮鞭……种种刑具,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看的眼花缭乱。

    秦风也没多说,坐在周围案台附近的一张红木大椅之上,而赵文赵武燕十三等三人则站在秦风的身后好似护卫一般,四人高下廖,而那小将也给秦风上茶之后立于身旁,想来这小将在这里地位也是不低。

    片刻之后披头散发的郑燕儿就被带了进来,此刻的郑燕儿低着头,头符在身上,遮住了自己的面庞,而一身白色的囚衣,也是格外的突出,不过身上没有什么伤痕显然没有人对她用刑。

    “民女,郑燕儿拜见大人。”那郑燕儿走进来之后,头也没抬,只是恭敬的对着秦风盈盈一摆,低着头说道。

    “唔,郑燕儿,抬起头来回话,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没有遇到什么逼供改口之类的事情吧。”秦风坐在那里淡淡的对着面前的郑燕儿说道,虽然好像是来关心她的,其实秦风到是想来问问案情的具体情况,到时候好对症下葯,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把金陵知府给牵扯进来,那就更好了。

    要知道官场之上没几个屁股干净的人,最顾及的事情就是你查一个官员,非要一查到底,基本上潜规则就是查一个人,绝不牵连他人,不过秦风显然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秦风是想要顺藤摸瓜,一下子把能揪出来的全部都给揪出来,毕竟秦风是属于军系的人,和文官之间没有什么交情,更没有什么利益牵扯,所以可以毫无顾忌……

    那郑燕儿听了秦风的话之后为止一愣,然后抬起了脑袋,因为秦风的声音她虽然只是听过一次,但是却铭记在心,一瞬间郑燕儿就肯定了秦风的身份,所以表现的有些惶恐,听话的将头给抬了起来,披散的秀发落到了脑后。

    本来在那里漫不经心喝茶的秦风,见到了郑燕儿的容貌之后顿时一愣,手中茶杯应声而落,落在地面之上变得四分五裂,到是弄的周围的一帮人为止一愣。

    那小将和几个牢头却以为秦风是看到了郑燕儿秀丽的容貌之后才有了这反映,说实话他们也有这样的反映,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大将军指名道姓不能少一根手指的人的话,恐怕他们就都要忍不住动手动脚了。不过饶是如此也眼馋无比,在心中对那容貌挥之不去,不过只是顾及大将军的威严不敢乱来而已……但却念念不忘,所以他们以为秦风是和他们一样。

    但是燕十三几人却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说实话这郑燕儿的容貌确实不错,典型的小家碧玉,温文可人,柳叶眉,樱桃嘴,瓜子脸,高挑鼻,如同星辰一般的瞳孔,白皙的面容,较好的身段,确实让对男人是致命的吸引,不过,他们跟随秦风的日子也都不短了,平心而论,这郑燕儿虽然不错,但是跟秦风认识的几个女人,特别是爱丽丝和如烟以及碧凝比起来,却差上三分,甚至更多,所以几人疑惑,疑惑自己的主子怎么会有这样失态的表现。

    而和秦风表情相同的是郑燕儿,她看到了秦风的面容之后也是一愣,愣了许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身子不断的颤抖……

    “小燕儿?……你是小燕儿!”秦风在愣了片刻之后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有吃惊,有狂喜,有迷茫,有不知所措……

    “风哥哥……你是风哥哥。”郑燕儿也是这幅表情见到秦风之后顿时一愣,对着面前的秦风激动的说道,眼角之间顿时弥漫上了一层水雾,清冷的泪水从脸庞之上滑落。

    两人此刻激动的心情已经没有办法用任何的言语来表示了,激动的瞬间两人已经抱在了一起,紧紧的相拥,而秦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抱的很紧,而那边的小燕儿却不停的在那里哭泣,躺在秦风的怀抱里,哭泣的说道:“呜呜……哥哥……我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小燕儿以为你们都死了…我好想你啊。”

    “好了……好了,不哭了,没事,一切有我……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别哭了。”秦风抱着小燕儿好言安慰道。

    而周围的一帮人早就在赵文赵武的招呼之下走了出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秦风和小燕儿两个人,别人都识相的离开了,虽然一脸的迷茫,不过跟随秦风时间很久的赵文赵武两人自然明白,秦风所为的小燕儿是谁,在替秦风高兴的同时,也不忍心让别人打搅他们两个,所以带着一帮人悄悄的占到了门外。

    “风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是镇国大将军?”小燕儿激动的对着秦风说道,两人已经有四年时间没见过了,声音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然的开始小燕儿和秦风都听不出来对方的声音,不然的话恐怕在大街上两人都已经相认了,不过两人虽然容貌上都有不少的变化,特别是小燕儿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不过几年前的容貌依稀尚在,所以两人才能够认识对方……

    “是啊。我就是镇国大将军秦风,小燕儿你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这么久了也不来找我?就算不能找我也找人捎个口信啊,你知道吗?这么久以来我曾经派过七批手下,甚至连边关精锐的折侯营都派了出去寻找你,不过却仍旧是一无所获,你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的?”秦风激动的说道。

    小燕儿听了这话,缓缓的离开了秦风的怀抱,脸色有些微红的看了秦风一眼,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风哥哥,你弱不禁风的,全村人都知道你身子最弱了,可是秦大将军的名字在四年前我们刚走失后几个月就已经传开了,而且都说的很厉害,我也想不到是你啊,我只是觉得应该是同名同姓而已,不然的话我早就去找你了。”

    这话到让秦风一愣,说实话秦风到是没有想到这点,想想也是自己在项家村那个变态的地方,确实是体力最弱的人,说是弱不禁风也不奇怪,猛然间只是半年就变成边关悍将,三年时间更是成为举世闻名的高手,小燕儿自然不会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

    听了这话秦风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是我糊涂了,对了,你是怎么来到江南的?”

    听了这话小燕儿娓娓说道:“那天我你走之后我在那里呆了一天然后才走了出来,不过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他们说你死了,要抓我,所以我就跳河了,只是没想到后来被义父给救了,义父是一个好人,而且世代经商,那天他的船队刚好从那里路过就救起了我,听说我一家被杀,自己孤自一人就收养了我,让我和姐姐一起做个伴,我无依无靠的就跟着义父一起来到了江南。”

    “对了,风哥哥,你一定要救救我义父他们啊,他们是冤枉的,都是那个金陵知府的小舅子图谋郑家财产,所以故意陷害的,你可不能不管我义父他们啊。”说道这里小燕儿忽然拉着秦风的手激动的说道。

    听了这话秦风也不决绝,只是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绝对不会让你义父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只是这件事情毕竟已经定案,所为国有国法,虽然我位高权重,你义父他们也是冤枉的不过也要按照大唐律来,一步一步的走,他们现在是囚犯,我也不能任意来,毕竟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我,我要是落下了什么把柄很难收场…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受委屈的。”

    小燕儿这两年也是读了不少的书,自然是知书达理,听了这话也没有多说,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走,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先回去,明天我就开堂审案,晚上你跟我好好说说这件事情。”秦风收拾了一下心情对着小燕儿温柔的说道。

    “这……哥哥,我也是郑家的人,我跟你一起回去会不会。”听了这话小燕儿有些犹豫的说道。

    秦风猛然一愣,嘴角不屑的一笑,身上的寒意散发了说来,好像好吃人一样,冷然说道:“会不会什么?不要忘了,你只是郑家的养女,而你是我的未婚妻,谁敢多说一个字?哼,他们要是嘴巴不老实我秦风自然不会跟他们客气。”

    这话到让小燕儿愣住了,看了秦风半晌之后轻声说道:“风哥哥,你现在好凶啊。”

    “厄……这个,小燕儿对不起了,今天我确实有些生气,这帮家伙竟然敢对你义父一家下手,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客气的,你放心好了,你义父他们没事的,走跟我回去吧,这里的事情我自然会找人照看,今天晚上扬州那些官员宴请我,我到还要回去跟他们虚以尾蛇……明天……明天我就帮你们翻供。”秦风转过温柔了许多对着旁边的小燕儿轻声说道。

    不过秦风心中却有了一丝郁闷,不自觉的扪心自问:“我现在……真的比以前凶了很多吗?”

    不过可惜的是答案是肯定的,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秦风却不得不告诉自己,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自己了,现在的自己冷酷无情,满手血腥,虽然心仍旧没变,不过人已然不同……那个纯真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对此秦风只能报以苦笑,虽然秦风也想回到那个时候,不过他却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了,现在的自己已经退无可退,除非自己打败所有的敌人,因为现在的自己有无数的人用眼睛盯着自己,一旦自己稍有退意,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明天有事,所以提前发,淫荡的求下鲜花,谢谢各位。)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