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统御全球 > 第584章 行动代号鹰

第584章 行动代号鹰

为配合德军大部队的行动,德军西线指挥部计划在正式进攻前一天的夜里使用伞兵部队,空降到英美联军后方占据一些桥Щщш..lā
  
  一来切断英美联军地面交通、阻击其增援部队,二来在英美联军后方制造混乱,接应正面进攻的大部队,此次行动代号为“鹰”。
  
  11月初,德军西线指挥部任命伞兵部队中久经沙场的冯?德?海特上校指挥“鹰”行动。
  
  二战初期,德国伞兵从天而降,出其不意地发动了多次奇袭:在丹麦和挪威谱写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篇章;空降攻占所有荷兰机场,为德军迅速占领荷兰提供保证;
  
  突袭比利时埃本?埃马耳要塞创下二战中最大胆空降行动的纪录;克里特岛战役被算作二战中惟一一次以伞兵部队为主实施的攻坚战。
  
  这些空降作战为德军“闪电战”的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因此,海特上校在接到这次久违的空降任务后心中十分激动,他将“鹰”行动视为重振德国伞兵威望的荣誉之战。
  
  海特立即着手组建一支3100人的伞兵突击队,连年的征战使有空降经验的老兵损失很大,他只得在严重缺员的第2空降军中勉强找到了一些军官和士官,这是德国仅存的伞兵精锐了,就连隆美尔手上的三个伞兵师,此时也陷在苏联战场上,被迫作为步兵使用。
  
  再加上秋季阿登山区的恶劣天气、夜间空降的难度较大以及运输机驾驶员经验不足,使得准确进行空降成为一大难题。
  
  为此,海特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空降地区先由轰炸机投下燃烧弹指示位置;从出发机场到空降地区一路上由地面探照灯指示航线,没有探照灯的地方用高射炮发射曳光弹加以指示;伞兵空降时由运输机投放照明弹,确保伞兵准确着陆。
  
  11月9日,海特的伞兵突击队在阿尔屯集结进行空降前的准备。11日,他们接到了具体作战任务:16日3时,在德军正面部队发起主攻前,在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进攻方向上的巴拉格米奇尔地区空降。
  
  夺取并扼守当地的公路交叉点,接应正面进攻部队。由190架容克-52型运输机担任空中输送,出发机场为德国境内的帕德博恩和利普施塔机场。
  
  15日夜里,因为部分负责运送伞兵突击队的卡车没有及时赶到,致使半数伞兵未能按计划准时到达出发机场,“鹰”行动被迫推迟。
  
  16日拂晓,德军“b”集团军群兵分三路,向英美联军发起进攻,第1梯队的装甲师当即突破了英美联军防线。原本担心就此无事可做的海特在16日下午接到急令,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在进攻中突然受阻,伞兵突击队按原计划空降接应。
  
  17日零时30分,运载伞兵突击队第1批100架容克-52型运输机起飞,在地面探照灯和高射炮的引导下,于3时到达预定地区上空并进行伞降。
  
  但在第1批运输机过后,沿线的探照灯关闭,高射炮也停止发射曳光弹,导致其后的几批运输机失去引导而偏离航线。
  
  其中部分飞至英美联军高射炮防区上空,遭遇密集炮火拦截,被击落10架。其余运输机队形散乱,加上阿登上空的风速超过每秒6米,大约200名德国伞兵在着陆后发现自己身处远离目标50公里以外的波恩,最终到达目标的只有1450人。
  
  只有1450人,也要进攻,海特随首批运输机准确降落到巴拉格米奇尔,到17日上午8时,他只集合到150人和一门迫击炮。由于人数太少,海特命令部队隐蔽进树林,等待其他伞兵前来。
  
  这天夜里,其余1300人终于先后赶到,但所有通讯兵和无线电台都在后续空降时不知去向,在无法同指挥部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海特仍然决定攻下原定目标。
  
  于是,1450多名德国伞兵在海特的指挥下,用fg-42伞兵步枪和mp-40冲锋枪杀入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附近的英美联军驻地,将对方打得措手不及。
  
  德国伞兵的突然出现,让英美联军茫然无措,“嗒嗒……”的枪声连续不断地响起,英美联军成片地倒下,“轰轰”的手榴弹爆炸声此起彼伏,英美联军是彻底被打蒙了,德国伞兵用极短的时间歼灭了阵地上的英美联军,成功占领阵地。
  
  到18日晨,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已经完全处在德国伞兵的控制之中。巧合的是被袭击的是英美联军第92空降师的一个连,其中有40多人被德军俘虏。
  
  但战斗中同样有不少德国伞兵受伤,由于没有任何药品,他们生命垂危,为了给这些伤员一线生机,海特叫来了被俘的英美联军,要求他们将德军伤员带回英美联军阵地并给予治疗。
  
  在释放英美联军战俘时,海特特意给英美联军第92空降师师长泰勒将军写了一封信(才由步兵师改编而成,其实还是步兵师。)。
  
  信中写道:“阁下曾与我指挥部队在诺曼底的卡朗坦地区交过手,从那时起我便得知您是一位勇敢、豪爽的将军。现在我把抓到的贵军战俘全部奉还,同时还将我们的伤员交给您,如果您能给予他们急需的治疗,我将不胜感激!”
  
  泰勒将军后来果然妥善安置了那些德军伤员,即使是处于德军重兵包围的危机关头,英美联军第92空降师的医护所依然为他们提供了细心的医护。
  
  海特十分清楚,在放回英美联军战俘的同时,必然招来英美联军的大举反攻,他命令部下立即在英美联军驻地和公路两侧的树林中布防,几小时后,赶往增援巴斯托尼的英美联军第92空降师部队向海特他们发起了进攻。
  
  于是,在阿登战役初期德军大举进攻时,在主战场以外的巴拉格米奇尔,一支德国伞兵部队却面临着数倍于己的盟军的进攻。
  
  由于此处是通往巴斯托尼的必经之路,盟军的攻势相当凶猛,公路两侧的地区几经易手,遍地是双方阵亡官兵的尸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