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统御全球 > 第268章 政变 中

第268章 政变 中

看来这个马杰夫还是很懂得享受的嘛!越是懂得享受的人,越是贪恋奢侈的生活,当然也是更加惜命。
  
  这样的人可比那些有特殊使命的人好对付多了,欧文对审讯有自己专门的一套,想让马杰夫这样贪生怕死的人开口并不是什么难事。
  
  因为马杰夫为了避人耳目,所以选择的房屋地点是比较清幽的,这样反而更加有利于隆美尔他们行动。
  
  抓人隆美尔并不行,那是欧文的本职工作,等隆美尔一行人道了马杰夫的小洋楼前,此时街道上的路灯都已经熄灭,月光更是没有,就连星星也隐蔽在云层之中。
  
  隆美尔让人把车开到一个转角处,然后让欧文带着十二名保镖悄悄地翻墙进入马杰夫的小洋楼。
  
  对于欧文来说,悄悄地抓捕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现在又是晚上,更不会惊动任何人。
  
  隆美尔再三叮嘱,小洋楼内的所有人,都必须一起抓捕,然后捆成粽子,再把嘴堵上,一起运走,决不能留下任何一个可能去给戈林报告的活口。
  
  当然如果戈林的管家马杰夫失踪的太久,也会引起戈林的怀疑,隆美尔相信等不到戈林怀疑,自己就会把事情给办好,那时戈林恐怕是在监狱或者地狱了。
  
  戈林没有想过要隆美尔活着,反过来隆美尔又岂能让戈林活在这个世界上,给自己留下一个最危险的敌人,当然不会,斩草就必须除根。
  
  等欧文带人离去不久,那小洋楼里面就偶尔传出一点点叫声,但很快就消失了,这样的声音并没有引起街坊邻居的注意,现在正是人睡的最深的时候,这种嘎然而此的声音,不足以惊醒任何人,情报就是情报,这手段当真不是盖的。
  
  二十分钟后,欧文押着四个人出来了,头上都被套上一个布袋,这四个人都被捆成了粽子,虽然拼命挣扎,从鼻孔里面发出“呜呜声”,换来的只是那些保镖的一顿老拳,只好乖乖地跟着走。
  
  欧文把四个人塞进车里,四辆轿车就绝尘而去,这些人当然是不能带回隆美尔公寓,万一走漏消息就麻烦了,所以隆美尔让欧文去找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那里安全又没有人注意,是最安全的地方。
  
  等到了那废弃的仓库,欧文就知道把四个人押进了地窖,然后把盖子盖紧密,隆美尔知道他们是去审问了,对于那些残酷的刑罚,隆美尔的确不想去看。
  
  隆美尔在车子里面,乘现在欧文审问的当口,隆美尔直接在小车内打起盹来,休息好了明天才有精力想办法对方戈林。
  
  早上六点的时候,隆美尔就被满眼血丝的欧文叫醒,欧文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审问稿,欧文虽然很疲惫,但是神情兴奋,一边把审问稿递给隆美尔,一边说:
  
  “隆帅,那混蛋终于交代了,是戈林与那些将军密谋炸死元首而政变。”
  
  隆美尔一听欧文的报告,心里就有谱了,现在证据到手,隆美尔连忙把欧文递来的审问稿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贴身收好。
  
  第一计划已经完成,接着就是第二步计划,如何在戈林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接近希姆莱或者海德里希。
  
  并且用证据说服他们参与逮捕那些密谋者的行动,第二步的计划关键之处就是要让戈林毫无觉察,否则就是引火烧身,隆美尔立马完蛋。
  
  “欧文,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对于你的功劳,我打算奖励你一百公斤黄金,请你千万不要拒绝,这是你应该得的。”
  
  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才是最好的捆绑方式,只有付出而没有收获的事,不可能长久,这是人性,不容置疑。
  
  隆美尔除了感激欧文,同时必须用实实在在的好处奖励他的功劳,这样才能使欧文死心塌地为隆美尔工作。
  
  “隆帅……这……这奖赏是不是太重了,我欧文在落难的时候承蒙小姐收留,为小姐工作,这是我份内的事,不用这样的重赏。”
  
  欧文双眼放光,但是他眼里的希冀隆美尔还是看的很清楚,这是人性,不容欧文拒绝那一百公斤黄金,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是一身都不可能赚取的财富。
  
  “欧文,这是你应该得的,请你就不要拒绝了,现在你想办法去搞一套修理工的衣服和工具来,我想化妆一下。”
  
  欧文本来就是搞这一行的,小车的后备箱内就有各色的化妆用具,这是搞情报工作必须要装备的“行头”,就像教师手中的笔,士兵手中的枪一样重要。
  
  “隆帅,你稍等,我这就准备帮你化妆。”
  
  欧文说完就喜滋滋地去车子后备箱取自己的“行头”,然后亲自给隆美尔化起妆来,隆美尔闭着眼睛任由欧文在自己的脸上涂鸦,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欧文终于做完,然后和颜悦色地对隆美尔说道:
  
  “隆帅,你的妆已经化好,只要穿上这身修理服,在带上安全帽,就没有任何人可以认出你来。”
  
  既然如此,隆美尔连忙脱下自己的元帅制服,飞快地换上欧文提供的修理工服装,在带上一顶安全帽,到小车的后观镜子前一看,之间镜子里面是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镜子里,那里还有一点原来的摸样。
  
  隆美尔十分满意,钱果然是个好东西,至少欧文的忠心和积极性是完全调动起来了。
  
  化妆成一名修理工的隆美尔,让欧文开车把自己送到距离希姆莱别墅比较远的地方,然后步行去希姆莱的别墅。
  
  如果开车送隆美尔到希姆莱的别墅门口,希姆莱门外监视的人立马就会识破隆美尔是化妆的人,肯定会立马被逮捕起来。
  
  隆美尔现在既然是修理工,就应该有修理工的觉悟,挎着自己的修理箱,慢腾腾地朝着希姆莱的别墅走去。
  
  现在才早上六点,柏林才刚刚天亮,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还有一些早起锻炼的人,隆美尔如一个常人一般,慢慢地迈着步子,还偶尔对着从身边经过的行人微微一笑。(未完待续。)